海東日報首頁

去西溝,探尋“戲劇活化石”的秘密

2023-05-23 09:55:00 來源:海東日報 點擊:

□文/楊琪昌 圖/李景鵬

“綠色屏障野花山,天井峽就在那下邊;

目連戲曲傳千年,孝文化傳播在民間。”

這首“花兒”系統地概括了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西溝鄉的人文地理。

西溝鄉位于民和縣西南20公里,鄉政府駐官地村,該鄉整體地貌為“三山夾兩溝”,巴州溝分為東西兩條岔溝,從右側進入為西溝,左側進入為東溝,故得名西溝和東溝。

地處積石山山脈南大山山麓的西溝鄉,屬淺腦山地區,處湟水河谷底,地勢以山谷、丘陵為主,夏季氣候涼爽宜人,川官公路、川官高速公路穿境而過,民和縣 “三鄉一鎮”人飲工程源于西溝腹地,俗稱民和之“水塔”;2708水利工程的水源在東溝紅崖子峽,主供巴州、西溝鄉東溝地區人畜飲水及農田灌溉。由于地理條件原因,鄉域內適宜植樹造林,現有國有林場兩個,鄉域森林覆蓋面積23%。這里有牡丹盛開的古村落、有歷史悠久的宗教文化、也有濃厚淳樸的民俗文化、還有久負盛名的“目連戲”“夜社火”……優越的地理位置,濃郁的民族風情,造就了西溝獨特的人文風情。

野花山里風光秀麗

西溝鄉境內的東西二溝,皆有山溪。夏日,溪流潺潺,順著溝壑緩緩而下,猶如一條飄逸的彩帶;冬日,河內結冰,恰似一條潔白的哈達,飄在東西兩側的山溝間。兩條彩帶最后匯合在巴州鎮羊羔灘村,形成巴州河,向東潺潺流去,最后融入湟水河,投入了母親河的懷抱。

西溝鄉西南部是山勢高聳、山體連綿的積石山,因這段山坡野花遍地,格外美麗,被當地人們稱之為野花山,是集原始森林、人文風情于一體的自然森林風景區。為了保護生態,1968年就在這里設立了西溝林場,場部設在西溝鄉涼坪村柴墩社。

西溝林區東西長約11公里,南北寬約8公里,總面積為6401公頃。這是一座寶山,不僅有秀麗的自然風光,而且有豐富的自然資源。約十萬畝的原始森林中生長有青海云杉、紅樺、白樺、山楊、落葉松等290多種喬木、灌木;有黨參、天麻、當歸等多種名貴中草藥;有梅花鹿、野羊、狐貍等十多種野生動物;有馬雞、石雞、血雀、百靈等多種珍貴飛禽。

在野花山有天井峽、照壁峰、尕冰臺、一線天等自然景觀。位于西溝的天井峽長約10公里,與化隆回族自治縣馬場溝丫豁通達。天井峽口峭谷窄,水流湍急,地勢險峻,山林疊翠;車場灘、林棵臺、賽馬場、射箭場等古跡遺風猶存,令人流連忘返。峽內有一井,深不見底。傳說宏善寺白喇嘛曾到這里游覽,不慎將自己的馬鞭掉到井里,結果沒法撈取,后來馬鞭從巴州鎮萬泉堡的泉眼里流出。

位于東溝的紅崖子峽內有一座形似揚首引頸,勢若騰飛之馬的石峰,稱為“馬頭崖”,東溝瀑布也因此稱為“馬頭崖”瀑布。左邊形似鸚哥嘴”的石蜂拔地而起,鳥頭深鎖云霧之中。瀑布所在的“馬頭崖”是一座黃褐色峭壁,像一塊巨大的立體電視屏幕,展現大自然的絕倫風景。入谷數百米,南側山峰石門洞開,一道激流飛落而下,瀑布高近100米,寬約3米,分兩級落差,形成自天而下的磅礴氣勢,如同銀河落下,瀉珠濺玉。遠望素帛飄飄,近看明珠閃爍,谷風吹來,如云翻滾。盛夏,谷底崖壁清風徐徐,蟬聲響亮;秋日,兩面崖壁流金溢彩,兩岸金崖飛雪水;冬天,冰凌倒掛,如玉樹銀花,兩邊崖壁如同仙境。四時景色四時新,春夏秋冬各不同。

深溝藏有絕世珍寶

在西溝鄉麻地溝村的西部,有座酷似蒼龍騰飛的碧山,當地人叫大龍山,能仁寺就雄踞于“龍頭”之巔。經考據于明朝洪武年間,自南京碧峰遷至此地,至今已有數百年歷史。流傳于麻地溝村的《目蓮寶卷》是在唐朝說唱文學《目蓮救母變文》的基礎上由民間戲劇作家集體改編、創作而成的大型劇本,是目前我國唯一的首尾保存齊全的口傳劇本,堪稱我國文學史上的瑰寶,被譽為“中國古老戲劇的活化石”。由此演繹的麻地溝“刀山盛會”歷史悠久,規模宏大,聞名西北,被列入青海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

據《驚險神秘驍勇——民和麻地溝刀山會考察實錄》一文介紹,能仁寺的前身是明初坐落在南京秦淮河畔修竹茂林之間的碧峰寺能仁禪院。洪武九年,居住在南京“珠璣巷”的麻地溝人的先民們,因在元宵節耍社火時裝扮一個大腳馬猴的形象而被奸臣告發,被朱元璋以諷刺詆毀馬皇后腳大的罪名流放西土,定居麻地溝。能仁禪院的禪師遂攜徒西上,歷經千辛萬苦,一道來到青海東部的這塊土地,遂建寺于大龍山上,成為青海地區最早的漢傳佛教寺院之一。

據《青海目連手抄本述略》一文說,青海民和現存有兩個目連手抄本,一是戲劇本《目連寶卷》,另一本是說唱本《目連救母幽冥寶傳》。20世紀80年代民和文化館干部楊正榮在整理《三套集成》時,發現了目連戲文和刀山會。他曾為沒將目連戲作為一個地方劇種收入《青海省戲曲志》而遺憾,1985年退休后,多次深入麻地溝村,組織人員調查,寫下了《麻地溝刀山會調查記》,提供的資料錄入了《青海省戲曲志》,得到石泳、謝承華等民間文藝研究專家們的好評,同時該文在《青海日報》摘載,《西藏民俗》全文刊載。

據說這個手抄本《目連寶卷》原為南京皇家寺院——碧峰寺能仁禪院的鎮院之寶,后院中高僧不滿朱元璋以元宵社火譏諷馬皇后腳大而發配“珠璣巷”人到西土,遂于明洪武九年帶著寶卷,與發配者一同來到民和麻地溝,另建能仁寺,將《目連寶卷》密藏寺中。又一說法是該寺原系南京碧峰寺分而遷之,和尚派脈列輩與南京碧峰寺派脈出于一歸,自認為是正統宗派(《目連寶卷》序言)。20世紀40年代翻修寺院時發現,在大雄寶殿左側兩根大梁上,書寫著“建于明洪武”的金色字跡,還發現了藏在梁背上的《目連寶卷》劇本。2001年1月,我國文化部專家組對青海目連戲進行了實地考察,認為“青海民和現有的《目連寶卷》戲劇劇本在我國戲劇史上屬前所未有,而且在我國黃河以北也是第一次發現目連戲,在黃河以北是青海獨有”。

說唱本《目連救母幽冥寶傳》它與劇本《目連寶卷》相比,故事情節大不相同,說唱本《目連救母幽冥寶傳》分上、下兩卷,上卷《目連求道訪明師》,下卷《劉氏開齋墮地獄》。文中人物的命運交代清楚,情節比較完整。劉氏從下地獄歷經磨難受苦受罪到轉投為白狗,被目連救到靈山,佛祖大封傅家,是個大圓滿的結局。而劇本只講到劉氏上刀山后就結束了,故事似乎還未講完,但不論怎樣,目連救母的故事傳說是古代人們勸孝的好教材。

古城留下未解之謎

南垣村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古村落。這里有宋代建起的巴暖古城,與涼坪村的烽火臺遙遙相對,有隴西太守馬援征服羌人筑起的點將臺,這里還出土了不少馬場類型的陶罐,發掘了不少漢代古墓。

南垣村南面有個山垣,現名為古城。為何叫古城?何時所建?民和縣文聯出版的《民和史話》中介紹晉興郡古城遺址中說道:據《西寧府新志》晉興郡古城條云:“在縣治東南小晉興城南。晉永寧中,分西平郡界置郡。統左南等縣。按通志以此為小晉興郡,非是。”小晉興古城條云:“在晉興郡北。按《水經注》:‘湟水東南逕小晉興城北,故都尉治。闞骃曰:允吾縣西四十里,有小晉興是也。”后經本省部分地方志專家和本縣地方史志工作者考證,晉興郡古城位于民和縣西溝鄉古城塬村北,為前涼遺址。平面呈長方形,東西長約500米,南北寬約60米,城墻為夯筑,殘高0.8米至15米。城內散見筒形瓦、板瓦及灰陶片,疑為前涼時所置晉興郡古城。

《青海民和民族民間故事與傳說》中載有一篇《巴古城的傳說》的故事:在民和縣南部的西溝鄉南垣村古城莊以南的一大塊平原上,有上千畝的平坦土地。它的東面,即東溝河村的頭頂,有一個土疙瘩,一說是:隴西太守馬援征服羌人筑起的“點將臺”,或“將軍疙瘩”;另一說是劉伯溫西征時軍隊到此,從隊伍鞋里抖下的土積成的土疙瘩。在這點將臺南面的根里,有一道寬約三十米,深約七米的深壕,叫古城壕。壕底今成農田。古城垣東南面,臨東溝河水,是個沙石坡;南面是曹家嶺,山根有城墻、城壕;北面約一公里長,西臨西溝河,有十多丈高的紅沙石崖,在緩坡的邊緣,筑有厚厚的城墻,今存城墻根基。

還有傳說稱,南垣村的古城是丹陽城的姊妹城,丹陽城在三川地區的中川。雙陽城一說是古鄯的白古城,一說是西溝的巴古城,城里住著王子和公主。

關于巴古城的傳說還有很多。不論是傳說,還是歷史記載,無不體現出西溝鄉南垣村是個古村落,文化底蘊豐厚,民風淳樸無華。

《民和史話》中有趙存錄先生的一篇文章《民和出土的三方銅印》,其中介紹儒學部?。?971年10月西溝公社馬家河水庫工地出土。黃銅質,印、柄均為長方形。通高11厘米,印邊長8.3厘米,寬5.4厘米,厚1.8厘米,印面鑄滿、漢兩種文字,漢字為陽文篆體“華亭縣儒學部”六字。印之兩側分別刻有漢文“乾隆年五月口日”“乾字六千六百七十二號”字樣。印背似刻有字,但被銹所掩,無法辨認。

青海境內向無“華亭”縣名。清代的華亭縣在今甘肅省平涼市專區境內,現仍為此名。“華亭縣儒學部”印是清乾隆時朝廷統一頒發的官印,相當于今之縣文教科或教育局一類的政府機關公章。那么這枚官印怎么會失落到距華亭縣數里之外的民和縣西溝鄉南垣村了呢?這可能與清末反清斗爭有關,但是具體流落于此的時間尚待進一步考證,此印現存民和縣博物館。儒學部印的發現和出土,對于研究我國漢朝和清朝的行政區劃和官制有極為重要的參考價值,也為研究青海民和的歷史提供了珍貴的實物資料。

“夜社火”舞出美好期盼

海東民間社火,豐富多彩,博大精深,涉及到音樂、雜技、舞蹈、武術、戲曲、工藝美術等眾多藝術門類,比較集中地展現了當地人民的智慧、才能、習俗及文化意識。在夜里表演的社火,稱為夜社火,也有的地方叫黑社火,這種社火在民和乃至海東地區都很少見。南垣村的夜社火崇尚民風民情,舞、扭、唱、說、跳,一切順從自然,無論是花姑兒的祝福、答謝詞,還是眉戶劇,都不刻意編排,不強求文雅,通俗地表情達意,自由地唱念做打,表演追求大眾化、平民化,老少皆宜,雅俗共賞,內涵豐富而意趣簡潔。節目雖然簡單,但意趣橫生,頗受群眾歡迎。

南垣村的夜社火,從正月初三、初四一直持續到十六,在附近鄉鎮村莊輪流演出,村民們白天走親訪友,晚上看社火,拜年看社火兩不誤。村里耍夜社火是老百姓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在人們物質生活極端匱乏的年代里,它的出現,極大地豐富了當地老百姓的精神生活,讓老百姓享受到了生活的樂趣,增強了戰勝困難的信心,看到了未來美好生活的希望之火。

南垣村夜社火由社火隊旗、鑼鼓隊、舞獅子、領大旗、花姑兒、棒棒隊、霸王鞭、莊稼人、胖婆娘、旱船組成,他們依次排列,隊列整齊,走在路上唱《數麻雀》和《四季歌》等曲目。

社火第一天晚上演出前,首先到村附近的寺廟降香祭奠,然后到村里表演。此時,接社火的村莊,在寬闊的土地或麥場上,擺好桌子放上煙酒、瓜子、糖果之類的物品,準備鞭炮迎接社火隊。社火隊來到場上,村莊老者和社火頭相互見面后,社火隊開始跑小場。

小場一般跑的是“八辯蒜”“四門”等陣法,期間花姑兒、莊稼人唱兩次祝詞。跑完小場后,那些人開始吃飯,組織者又開始表演眉戶劇,一般跑一個小場,表演一個折子戲。最后,表演舞獅,之所以把舞獅當成壓軸節目,主要是因為獅子代表著吉利,當地人認為,被“獅子”從身上跨過,那是一件很吉利的事,謂之曰:過官。所以,舞獅節目一開始,一些大人就牽著小孩過去讓獅子給“過官”,說這樣孩子第二年就會無病無災、百事如意。

當地人民喜歡社火,喜歡年的講述,因為民間久遠的古樸和美好,都包蘊在這種古老的演唱里面,一種令人敬重的精神在這種演唱里面,但更多的是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牡丹村”盛開“致富花”

初夏時節,走進南垣村,滿目的國色天香、“百花之王”牡丹競相怒放,讓這個村莊格外絢麗奪目,令人不由陶醉其中。然而,在這美如畫、讓人醉的背后,承載著的卻是西溝鄉人以此擺脫貧困、增收致富的夢想。

“牡丹花,讓名不見經傳的南垣村成為湟水谷地頻傳的新話題。南垣村,原本是一個普通的貧困村,2020年,實現整村脫貧摘帽。而實現脫貧的過程,就與牡丹花有關。”有關報刊這樣評價南垣村。南垣村因此聲名大噪,也成為了網紅打卡地。

2016年,這里種植了43.3公頃牡丹。2017年便開了花,這個普通的小山村,第一次有了大片的牡丹花海,第一次被更多的人提起它的“芳名”,第一次迎來無數游客觀看牡丹花海。這種油用牡丹開出白色的花朵,美麗動人,與觀賞花沒有多大區別。但實際上它滿身是寶,籽兒可以榨油,花瓣和葉子可以做化妝品,花蕊可以做茶,根可以做藥材。這種新興的木本油料作物,耐干旱、耐貧瘠、耐高寒、抗病蟲能力強,很適合在高寒地區種植。

據說這種花不像普通的花那么嬌貴,很好打理,被人們叫做“懶人莊稼”。南垣村的19戶農戶由此加入了村里的油用牡丹種植合作社,與企業簽訂協議,用土地流轉的形式入股3.4公頃,又自行種植管理了1.4公頃。對貧困戶參與種植管理的,前兩年企業每畝補貼1500元管護費,并提供管理技術指導,第三年后,由合作社按照協議價收購貧困戶種植的籽種,為他們提供“包種苗、包技術、包銷售”的三包服務。牡丹花帶動了村里不少群眾致富,貧困戶有了穩定收入。

南垣村以牡丹文化鄉村旅游為主題,通過在鄉村旅游的發展中融入牡丹文化,延伸牡丹產業鏈,整合西溝鄉全區域資源,打造出了以牡丹文化、旅游產品、研學基地、康養相融合的高原牡丹文化旅游度假村。

“牡丹村”真的變美了?,F在,村里建起了秧歌隊、藏舞隊、射箭隊、“花兒”演唱團。每逢閑暇,大家聚在一起吹拉彈唱,好不歡快。村民們載歌載舞,生活充滿幸福、充滿陽光。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海東日報 版權均屬海東日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相關新聞

最新中文字幕av无码专区不_日本高清不卡中文字幕视频_综合欧美日韩一区二区_中文字幕亚州欧美日韩